除了格朗泰尔什么都不想干

悲惨世界、变形金刚、悲惨世界、变形金刚、悲惨世界、变形……

三色花那事的后续

就刚刚,妈妈叫住了我,然后说:
  “我纳闷儿了一天了,你为什么要在胸前戴个靶子?”
(青蛙难过.jpg

(某天做梦梦见的

“我梦见我穿着绣金边的紫袍,戴着橄榄枝编成的花冠,正在检视我们的军队。当我走过人们面前时,不论是那些仰慕我的人,还是憎恨我的人,都不由自主地想起恺撒。”

然后就,莫名觉得是威红。而且还是银河之力的。

(我这就去自杀.jpg

因为住校的缘故,到现在才能做出来,但是街垒日已经错过了……
是纸做的没错。蓝色是用纯蓝钢笔水染的,红色是指甲油(小小声
虽然做的很一言难尽,但总之,明天我可以戴着它出门了!

(又)做了个有毒的梦
你们猜这次是哪对?这次不是感诸了!
这次梦见狂飙单膝跪在挡板板面前,两人手拉着手。
这是要求婚了?我可激动了!
然后我失算了。他俩突然唱起了All I Ask Of You。
对,他俩唱起了这歌。高能是,第一句是挡板唱的。
(你要是听过你就知道为啥这是高能了。
嗯一般来说人在梦里会注意一些奇怪的东西对吧。
我当时的关注点是,伴奏是哪来的。于是我环顾四周,看见了让我惊醒过来的场景。
通天晓!是的!还是G1内个画风!他在弹古琴伴奏!
古琴哎!和我同款的伏羲式古琴!他在弹内个!他是怎么做到用古琴弹出All I Aak Of You的!
当时我的关注点很不对,但是我太惊讶了,结果就醒了。醒来还想着,哇狂飙的高音真是太惊艳了。
………我踏马到底都在关注些什么(失意体前屈.jpg
请相信,这真是这一段时间以来我做过的最正常最治愈人心的梦啦!剩下的说出来都掉San!

(嗯顺便问一句,咱这儿有看过《歌剧魅影》的公民吗?对,就内部音乐剧(重音)。有看过的可以打个招呼,让我知道I 'm not alone(雾

(我可能是需要一个爱人了
我可以整个下午泡在花店里为你准备明天的惊喜。
我可以一边为你削水果一边把书中对美女的描写读给你听。
我可以用花瓣上的露水、石缝中渗出的泉流和知更鸟的胸脯来比喻你。
我可以用一千首诗回答你一千个刁钻的问题。
我可以随时用自己的胸膛挡住射向你的子弹,我可以替你跳下悬崖,我可以为你走向铡刀。
但我也需要你来回报:
请把我的鲜花扔进尘土以示傲慢。
请高声打断我的阅读以示轻蔑。
请当面将我的诗撕毁以示厌恶。
请大声嘲笑我以示鄙夷。
请允许我为你赴死,因为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。
我只求你以施舍者的高傲姿态接受我绝望卑微的爱慕。反之我对你给予的一切痛苦甘之如饴。
求你了
求您允许我爱您吧。

(我可能是需要一个爱人了
我可以整个下午泡在花店里为你准备明天的惊喜。
我可以一边为你削水果一边把书中对美女的描写读给你听。
我可以用花瓣上的露水、石缝中渗出的泉流和知更鸟的胸脯来比喻你。
我可以用一千首诗回答你一千个刁钻的问题。
我可以随时用自己的胸膛挡住射向你的子弹,我可以替你跳下悬崖,我可以为你走向铡刀。
但我也需要你来回报:
请把我的鲜花扔进尘土以示傲慢。
请高声打断我的阅读以示轻蔑。 请当面将我的诗撕毁以示厌恶。
请大声嘲笑我以示鄙夷。
请允许我为你赴死,因为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。
我只求你以施舍者的高傲姿态接受我绝望卑微的爱慕。反之我对你给予的一切痛苦甘之如饴。
求你了 ,允许我爱你吧。

(一回坑就吃了发给狂飙的不少刀片啊
大家都来安慰安慰他啊真是的点名批评阿杰(划掉这句
我站旋飙没错,但这口粮食……我宁可不吃……
唉真是,只能说狂飙是啥反应我基本就是啥反应了。这集太高能了真是。

记一对oc

(你看看你看看啊,一回坑就不干好事
Oblisken(方尖碑)
常被误认为是美男子,其实是个不太好看的姑娘
无派别,职业是考古学者,到处跑来跑去实(you)地(shan)考(wan)察(shui),年轻,莽撞,乐观。业内小有名气,史协(假装有这玩意)成员, 写了很多东西,有时候作品会被盗用,但自己似乎并不知情。
爱唱歌,声音很好适合唱女高,但跑调。省吃俭用给自己搞了艘二手船,保养得很好。爱泡吧。耿直的好人。
载具形态是越野车,涂装主要是大地系迷彩绿,蓝色光学镜,习惯带着面罩,有过一副红色护镜(为了耍酷),但不常戴。机体高大方正一眼几乎看不出是个妹子,可能比刹车小只一点。

Cloister(回廊)
建筑设计师。犯过事,蹲过局子,爱和人干架。年轻而颇有才气,暴躁却很有礼貌,外表谦逊其实十分自负。有很多高迪式的设计,却始终遇不上一个桂尔,因此被当成平庸之辈默默无闻。不太会应付甲方。
平时很爱读书,为一个暗恋的同事写了很多诗。
载具形态是挺漂亮的小汽车(形容不能)涂装是银灰色和浅蓝(后来把蓝色换成了与方尖碑搭配的棕褐色)。颜不高但颇具魅力(色气?),愣是被高大的方尖碑衬得娇小无比(划掉这句

大体剧情就是回廊在穷山恶水的外星与伙伴们失联刚好遇上方尖碑,陪她踏上了“宇宙那么大我要去看看”的旅程,回到塞星后两人继续一同工作了一段时间就分开了。
后来回廊被卷入一场战斗而死,而方尖碑继续她的旅行。战后方尖碑整理并公开了回廊留下的设计,引起了热烈反响。在一次犯罪事件中,她为了解救人质受伤,不治身亡。
(满脸都写着开心.jpg
他俩算是挚友(amica endura),革命友谊升华不了的那种。

不会画画。只有文字设定。哭唧唧。

来来来给大家说个段子

首先是这几天我特别无聊。无聊到什么程度呢?我把学校图书馆里所有版本的大悲都借出来吸了一遍。其中有一本青少版的,特别奇妙知道吗,把原作的所有废话删的是一干二净啊但这个剧情一点没动。不到a4尺寸厚不到两厘米知道吗哈哈哈哈哈哈(。
啊这是题外话。我想说,我无聊到都看起甄嬛传了。
我同桌追过电视剧,有时候突然就喊我一声“嬛嬛你去帮朕接个水呗”我心情好就帮她了心情不好就说“对不起您的嬛嬛要起义去了”然后有一天,我们回了宿舍,我去打热水,她在后面喊我“嬛嬛去帮朕灌个热水袋”,有个室友听了问她嬛嬛是谁啊,然后她说,甄嬛啊,难不成还是假嬛吗。
我愣了一会儿没反应过来,去打热水时才琢磨过来。
贾环啊哈哈哈哈哈我给笑回火种源哈哈哈哈哈哈哈贾府里要出事了
然后我把热水泼到了手上。
(好疼啊喂!!
(不敢打tag.jpg

来给大家说个段子

就刚刚,和一个妹子聊天。我说,是不是打仗之前坐一起喝酒立flag是国际惯例啊。她说,不管不管,Raise the glass of freedom.
我情不自禁用ODM那个调调唱了一下,然后发现不对。
我说:你是不是忘了个high啊
她发过来三个问号。
我又说:raise the glass of freedom high啊。
她又发过来三个问号,我想了想,回了她三个问号。
她说,我说的是Hamilton。我说,我指的是悲惨世界。ODM里一句。
她说,这句真有点大悲的感觉。我说,是啊是啊。
然后,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
原句是Raise the FLAG of freedom high。
但考虑下也没啥毛病(论R厨的自我修养